一邊資本瘋狂,一邊色情暴力泛濫——1.6萬網絡直播表演者被查的背后

熱點專題 閱讀(1976)

新華社北京7月12日電(新華網觀點)文化部12日宣布了多個在線演出平臺的調查結果。調查和處理了26個在線表演平臺,處理了16 881名非法在線表演者。

《新華視點》記者發現,隨著網絡直播終端從個人電腦走向移動,直播開始進入全民時代 直播平臺的快速發展導致了資本瘋狂,各種直播平臺正在成為投資的“風口”。 自去年年底以來,虛擬大廳、迎客等許多直播平臺已經獲得數千萬甚至上億元的融資。 同時,網絡直播中的色情、暴力、侵權等問題也凸顯出來

關閉4000多個嚴重違規的表演室。色情暴力和侵權已經成為肝癌。

據文化部相關官員介紹,北京、上海、江蘇、浙江、湖北、廣東六省(市)文化市場綜合執法機構近日對各種在線演出平臺進行了檢查,并結合在線演出平臺的自查自糾,集中清理在線演出內容。

據文化部相關官員介紹,此次集中清理期間,主要在線演出平臺關閉了4313間嚴重違法的演出室和間違法的演出室。

記者了解到,這次調查和處理的許多直播平臺和表演者涉及淫穢和色情內容,這是當前直播中的主要混亂之一。 記者們在一些著名的直播平臺上看到,一些“主持人”通過身體和語言進行性挑逗和暗示。 “現在手機幾乎是學生的標準,直播平臺上鋪天蓋地的色情信息確實令人擔憂。 ”北京的一位家長說

暴力和煽動犯罪也是這次調查的焦點。 在一些直播平臺上,有趣的直播內容時有出現,比如賽車、吃燈泡、咬幾十根燃燒的香煙等等。 今年4月,文化部明確指出,有直播平臺播放黑幫主題游戲,如《俠盜獵車手》(GTA) 5、《龍0》(Dragon 0),顯示血腥畫面,煽動犯罪。直播非法游戲《扎金花》等。宣傳賭博活動,違反社會公共秩序和良好習俗。

根據文化部12日公布的調查結果,武漢斗魚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上海熊貓互動娛樂文化有限公司、北京六間房科技有限公司等12家經營單位被查處提供淫穢、暴力、教唆犯罪、危害社會公德等違法違規內容。 與此同時,許多主持人和表演者被調查和處理。共有1502名犯有嚴重違法行為的網絡表演者被終止,名犯有違法行為的網絡表演者得到處理。

據記者調查,除色情、暴力等因素外,直播過程中的侵權問題也屢遭批評。 去年,斗魚未經授權直播了2015年DOTA 2亞洲邀請賽。法院裁定,有必要賠償相關公司100多萬元的經濟損失。 此外,一些視頻網站以街景、商場和購物人群為直播目標,甚至在“大學美女的唯一出路”的旗幟下有直播頻道。 濟南市民楊莉說,“許多人關心這種侵犯隱私的行為。沒有人負責公共場所的現場直播嗎?”

有超過10萬元的“紅色網絡”廣告,巨大的興趣驅使“越線”表演。

據記者調查,巨大的經濟利益,尤其是“黃閱暴力事件越多,你得到的回報就越多”的現象,已經導致一些網絡主播不遺余力地以直播色情、暴力甚至制造各種鬧劇為代價而出名。

山東一位名叫“可可”的女主播在直播平臺上擁有100多萬粉絲。 粉絲們獎勵她虛擬禮物,如鮮花、棒棒糖、鉆戒和豪華游輪。可可還通過開放會員、添加微信號和與網民拍照賺取了額外收入。 “一些狂熱的粉絲會根據表演情況連續給每組贈送1314份禮物。一份禮物的價格從0.1元到10元以上不等,給一個團體的1314份禮物將花費數百元到1000元。 還有521人分組發送,88人分組發送。 “田蜜”說

據了解,不同的平臺有不同的分享模式,有些平臺錨可以得到30%,有些可以得到50%,有些平臺會根據不同的收入設定相應的分享比例。

此外,除了直接分享獎勵之外,主持人還可以通過參加粉絲邀請的各種活動、在網上商店銷售商品、在直播中推銷廣告等方式賺取收入。許多“網絡紅人”為一則廣告報價超過10萬元。 第一財經數據中心發布的《2016中國電商紅人大數據報告》估計紅星產業今年的產值接近580億元,遠遠高于去年440億元的總票房。

一些直播平臺鼓勵色情和暴力內容的傳播,以增加收入,增加平臺的可見性、活動和流量。 同時,通過共享系統的設計,平臺還讓主持人承擔流量、排名、引導用戶送禮等多種任務,從而增加了“出格”的沖動

記者了解到,在此之前,一個平臺主播直播了一所大學與女生調情的過程,還直播了洗浴中心“釣魚”和誘人交易的內容。它不僅沒有被平臺禁止,而且還得到平臺法律顧問和其他方面的支持。

”在監管不足的情況下,色情和暴力內容無疑是在短時間內提高直播平臺知名度的直接而有效的手段。 ”中投文化娛樂研究員蔡玲說

直播平臺的快速發展也導致了資本瘋狂。各種直播平臺正在成為投資的“風口”。 自去年年底以來,虛擬大廳、迎客等許多直播平臺已經獲得數千萬甚至上億元的融資。 今年3月15日,直播平臺斗魚電視從騰訊、紅杉資本(Sequoia Capital)等投資機構獲得了1億美元的第二輪融資。

需要同時解決近千條直播的在線監控問題

文化部于2011年頒布《互聯網文化管理暫行規定》,規定了網絡文化的禁止內容 最近,文化部還發布了《關于加強網絡表演管理工作的通知》,明確禁止使用人體缺陷或展示人體變異來吸引用戶,或使用恐怖、殘忍、破壞表演者身心健康等手段虐待動物進行在線表演活動。

安徽大學社會學副教授王云飛等專家認為,現場直播的種類太多,很難清楚地定義它們是可怕的、殘忍的、暴力的還是粗俗的。 一些平臺和主持人在玩“小沖突”,而其他人故意將服務器放在國外以避免直接監管。因此,有必要逐步完善政策,界定各種行為的界限。

一些文化執法官員說,調查和處理非法網絡廣播也很困難。 據了解,目前文化部門對網絡直播的監管主要依靠隨機檢查和群眾舉報。直播平臺需要進行自檢,并對直播內容負責。 然而,一些直播平臺經理表示,同時有近1000個直播在網上進行,這往往使得無縫監控變得困難。

對此,山東大學社會學教授王忠武等專家建議,首先,網絡績效管理單位應履行其主要職責,配備足夠的內容審查和檢查人員,并密切監控技術措施,及時發現、跟蹤和識別,并及時關閉 直播平臺還應在直播過程中突出宣傳并提示電話號碼、郵箱等舉報渠道,以便每個人都能監督和防止污穢內容藏在任何地方。

主持人和其他表演者對直播的內容負有最直接的責任。一些專家認為,應該建立和完善針對主持人和其他表演者的“黑名單”制度,使他們“在一個地方違法,在任何地方受到限制”,以有效地威懾和警告。 同時,應針對網絡錨點實施身份認證等實名制措施,以便找到來源并調查責任。 (記者袁君寶、周瑋、孟韓琦、陳諾、徐盛)

恒大彩票官方网站84847 四川省快乐12开奖结果 十一选五前三组稳赚法 福建11选五手机版走势图 天津时时彩官方开奖记录 北京小赛车怎么玩 电玩城游戏娱乐 广东南粤风采36选7预测 炒股毁一生,打板穷三代 快乐十分下载手机最新版 股票入门k线图解 股城网模拟炒股平台 福彩3d福彩中心开机号 app怎么开户炒股 中特图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开奖走势图 江苏体彩十一选五